• 唐凌:现实之光照进舞台深处
    发表时间:2019-05-30 来源:人民日报
    字体:[大] [中] [小] [打印] [关闭]

     

     

      一条通往云端的天之路,一段起伏断续的修建史,一群艰苦卓绝的筑路军人和雪域高原上的藏家儿女……国家大剧院原创民族舞剧《天路》,是纪念,更是一种记录,记录了当代中国的一项壮举,记录了半个世纪以来筑路人的梦想、信念与坚持,记录了随着天路延伸而不断升腾的精神。

      当下舞剧创作繁盛,但很长时间以来现实题材舞剧罕见,概因难度太大、创作者不愿触碰。以舞蹈为手段来展现“天路”更是注定艰难:因为时间跨度长,长达半个世纪;因为涉及人数多,多到老中青三代数十万筑路人;因为主题宏大,青藏铁路的修筑举世瞩目。以一部舞剧直面这段历史和现实,如何确定主旨,如何提取故事和人物,如何以精彩到位的舞段来呈现,《天路》体现了全体主创人员的勇气与智慧。而我们在《天路》中,不仅看到了一幅广阔厚重的当代现实画面——修筑青藏铁路的场景、事件、人物、故事、情感和许多细腻真挚的细节,更殊为可贵的是,这一切闪耀出了精神的光芒。现实之光照进舞台深处,从而拥有了一种壮美的史诗气质。

      现实之光,源自真实的力量:真实的人物、真实的情感。《天路》从题材的选择到故事的提炼、从人物的设置到情感的生发,源自生活,真实自然。《天路》塑造的是群像,描绘了几个普通的人,汉族铁道兵战士和他的战友,还有筑路相遇的藏族姐弟,在筑路的半个世纪中,这样的人物随处可见;作品中讲述的故事,抢救生病的藏族婴儿、筑路战士去与留的抉择、藏族女孩与战士的情愫暗生、隧道塌方等,都是天路修筑历程中的寻常事;作品中展现的情感:亲情、爱情、战友情、兄弟情、民族情,均属人之常情;就连作品中反复出现的靴子、口琴,也是最为日常的生活细节。所有这一切并不具有传奇性甚至不算具备很强的戏剧性,但所有这一切都是从最真实和自然的人和事选取提炼而来,不虚不浮,不人为拔高,不刻意颂赞。而真实自有一种平缓的力量,波澜不惊,然而深入坚定,稳稳地为整部作品立下了基调。

      在舞蹈编排上也是与之相应的朴实和扎实,全剧没有故意的炫技。由于舞台本身属性的限制,表现宏大工程并非长项,但《天路》中恰恰极为重要的部分就是与铁路工程相关的内容,因此全剧采用了写实加意象的舞蹈语言来呈现,男主人公卢天与父母的三人舞,与藏族男孩索朗的双人舞,战士们之间的群舞,还有藏族的洗衣舞等都朴实而真挚,有些段落还带有难得的喜剧和欢乐色彩。值得一提的还有卢天与藏族姑娘之间精彩的双人舞,将藏族舞蹈与现代舞相糅,将阳刚与柔美对比,展现出一派纯洁美好的情感心灵,显示出编导的功力。

      现实之光,源自精神的光芒。正如作品的编剧罗斌希望这是一个“筑路与心路交织前行”的故事,总编导王舸始终坚持“每部舞剧都应该有一个独一无二的‘魂’,一个打动观众的‘精神内核’”,《天路》对人心的震颤之处正在于,舞台深处始终充盈着一股精神的力量。青藏铁路不仅是中国人的壮举,这段在世界屋脊上的前行,亦是人类的壮举,是英雄主义、浪漫主义和理想主义的合集,是信念、坚持和奉献的胜利。这一切是隐隐然贯穿在剧中的,不是生硬直接的表达,不是声嘶力竭的表白,而是始终映衬在现实的背后,赋予了人物以光彩,赋予了故事以灵魂。众多舞段如众人扛着枕木前行、几位战士用绳子绑在一起通过大风口、隧道塌方时战友们不离不弃互相救助等,都舞出了一种强大的精神信念和美好的心灵世界。剧终时,熟悉的《天路》歌声中,字幕显示出青藏铁路修筑的历史,在全剧的铺垫下,无言的文字此刻带来强烈的崇高感,瞬间令人感受到一种情感的升华和精神的超越。

      对于舞台艺术的现实题材创作,希望舞剧《天路》是一种鼓舞,一种感召,呼唤更多的艺术家大胆地直面现实,直面当下,直面生活在当代的每一个人。更重要的是,在面对现实题材时,并不拘谨地囿于现实,不仅仅简单描摹生活的表象,而是植根在现实之中,去努力寻求和把握最本质的真,展现当代的精神气质和内在灵魂,以艺术记录当代、显示当代、创造当代,散发出这个时代的光芒。

    网站编辑:穆菁
    党建电视
    党建融媒体
    \

    • 领袖
    • 元勋
    • 将帅
    • 先辈

    友情链接